• 欧阳健(少年派欧阳健的扮演者叫什么)

    小小影视影视问答人气:502时间:2022-04-03 16:34:59

    少年派欧阳健的扮演者叫什么
    少年派欧阳健的扮演者是王海地
    少年派:欧阳健和王胜男为什么分手嫁给林大为?发生了什么事情?

    起初看《少年派》是冲着闫妮和张嘉译去的,,不负所望,这俩老戏精给我们呈现出来的演技确实非常自然流畅,不过后来也被郭俊辰和赵今麦圈了粉,十分喜欢看王胜男、林大为和林妙妙这一家子,觉得他们的生活充满了烟火气,很接地气很生活也很生动!王胜男饰演的虎妈被网友戏称“我妈怎么上电视了”、“王胜男被我妈附体了”等等这样的搞笑吐槽,可见这一角色有多真实。

    林大为扮演的猫爸也被网友呼吁,希望拥有同款老爸,不过后来林大为被房产公司欺骗,人生跌入谷底,自此牵扯出了另一个男人,王胜男的初恋欧阳健。不过欧阳健上来给人的印象并不好,一听说林大为出事了,不是想着积极帮忙捞人,却还有些落井下石的意思。而且在林大为还在监狱的情况下,一直追问王胜男为何当年给自己留下一封信就消失了,显然对王胜男还没有忘情。那我们就斗胆臆测一下,当年王胜男、欧阳健和林大为之间发生了什么,为何王胜男会嫁给林大为?

    欧阳健显然是王胜男的初恋,但王胜男过生日的时候,林大为送了一束花上面写着“送给永远的初恋”,显然王胜男是林大为的初恋,那么当年的情况就是林大为喜欢王胜男,王胜男喜欢欧阳健,而欧阳健也喜欢王胜男,那么怎么王胜男忽然留了一封信之后就嫁给了林大为呢?

    王胜男曾经说过林妙妙是婚前怀孕的,猜想其实王胜男当年虽然跟欧阳健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但是跟林大为也是好哥们,然后两人在一次不小心的情况下,或者是酒后乱性,或者是一时冲动就有了关系,之后王胜男发现自己怀孕了,而王胜男的父母很中意林大为,就让王胜男跟欧阳健分手,嫁给林大为,王胜男思前想后,最终还是选择嫁给了林大为。

    但这种事情还是挺不好意思当面跟欧阳健提分手的,因为严格说起来,王胜男才是过错方,所以王胜男就选择了给他留下一封信,算是结束了这段感情。

    可事实证明,王胜男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,如果当年王胜男真的嫁给了欧阳健,他俩的三观是不同的,婚后离婚的可能性也非常的大,而王胜男跟林大为,虽然经常把离婚挂在嘴边,但两人的三观是非常契合的,用林大为的话说,就是好的夫妻就是能吃在一起、睡在一起、还能说在一起!林大为和王胜男的婚姻状况就是这样的。

    通过发现林妙妙直播事件,王胜男更加意识到,只有林大为才是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人,觉得自己当年是真的选对了!


    欧阳靖5岁儿饶舌也很强?

    饶舌歌手欧阳靖(MC Jin)在美国、香港2地靠着独特的花式饶舌功力打出知名度,近日又被怀疑是陆综《中国有嘻哈》的面具嘻哈侠,因此瞬间在网路上爆红,近日有网友翻出他在新专辑中与儿子Chance合唱的片段,年仅5岁的Chance一开口就展示出超强饶舌天分,让不少网友忍不住赞叹,MC Jin儿子也比你会rap!

    欧阳靖2011年在美国与圈外女友Carol结婚,隔年6月迎来儿子Chance(欧阳健),儿子与太太长居美国,但是疼爱老婆孩子的他,经常都会来回香港以及美国,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小孩。他2月份在香港推出新专辑《Nobody’s Listening》,找来儿子一起合唱《Fatherly Advice》(爸爸有话说),内容除了教儿子唱Rap之外,还写满对儿子的期待与教诲,字里行间透露出满满的父爱。

   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,儿子也在歌曲的最后献声,要欧阳靖听他的饶舌,虽然年仅5岁,但是对拍却非常精准、毫无瑕疵,颇有小大人的架势,可爱奶音唱Rap瞬间融化许多粉丝,不少人纷纷在底下大赞儿子这么小就已经强到没朋友、儿子一开口就知道是老江湖了。

    事实上,欧阳靖与儿子的感情非常好,他也经常会在社群网站上晒出与两人的合照,但是为了保护儿子的隐私,不曾让儿子的正面曝光,但是他每年在儿子生日当天,晒出两人合照写下对对方的期许,他在歌词中也公开Chance名字的由来是源于他的信念,每一个机会都是个祝福(Every chance is a blessing),期望儿子可以在逆境中成长。

    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厉害,估计长大了也不一般。


    欧阳健的人物事迹

    1926年夏,北伐军入湘,湖南农民运动正处于高潮。这时,欧阳健从三师毕业。为支援北伐,为北伐军筹集军饷,他到攸县去推销公债。回衡阳时又应聘到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任训育员。不久,他辞去这一职务,回桂阳县参加工农运动,县农民协会委员长何汉派他去十四区任农民协会筹备主任。1927年1月21日十四区农民协会成立时,他当选为农民协会委员长。与此同时,他还担负县女界联合会筹备处的工作,负责妇女运动的发动组织工作。后来,他应聘担任桂阳县立高级小学校训育主任,每星期一至星期五,他在学校教课,并针对学校教学情况提出五条改革措施:一、用启发式给学生授课;二、增加学生课外活动的时间和内容;三、联络师生间之感情;四、以人格感化学生;五、指导学生参加社会活动。每逢星期六和星期天,他就到20里外的区农民协会去处理工作,参加活动。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,日程表总是安排得满满的。
    4月初,国民党桂阳县党部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,改选县党部执行委员会,右派分子玩弄手段,收买选票,因而当选。此事激起另一些代表的反对,他们印发宣言,揭露黑幕,选派欧阳健、李独明为代表,赴省城告发。在国民党省党部的支持下,桂阳县国民党代表大会被解散,重新组织选举,使桂阳县的国民党党务大权掌握在左派手中。接着,全县掀起了打土豪劣绅的高潮,欧阳健等发动工农群众,于五一节那天,将擅自放走在押土豪劣绅的县长抓起来,迫使这位县太爷在五一节万人大会上低头认罪。
    1927年5月长沙马日事变后,桂阳县的反动势力到处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,欧阳健难以立足,便于6月间到武汉,经国民革命军某师政治部宣传科长何汉介绍,进入武汉中央军校。
    汪精卫发动七一五政变后,欧阳健随军到达九江。不久,他被派到贺龙的第二十军的一个营里工作,参加南昌起义。起义后,他任过指导员,代理过团长。在攻打会昌的战斗中,曾率部一昼夜追敌百余里。他在一份材料中写道:“周郎败曹瞒于赤壁,亦不过如此之快!”9月底,起义军在潮汕地区失利,他与部队失去联系,只好回到桂阳,再图革命大计。
    在一片白色恐怖中,欧阳健一时无法与党组织取得联系,又只好潜居斗室,用心读书。这时,他回顾自己的战斗历程,怀念远去的患难战友。作七言长诗《愤时篇》,以寄心思:
    岁月移如怒马驰,少壮忽然近腊时;
    遍地荆棘无限恨,愿作樵牧苦莫辞。
    前临大海后危岩,逡巡退缩真愚疾;
    着鞭枕戈奋身起,破浪扫秽建宏基。
    世人纷纷何所图,彼我利害太悬殊;
    贫无立锥饿寒死,富者田连百万租。
    农工被迫成牛马,可怜时时汗如珠;
    淫威之下欠饱暖,犹云天生此贱躯。
    嗟惟共产党帜张,无产阶级猛如虎;
    打倒土豪并劣绅,贪官污吏劈以斧。
    博看平等真自由,日暖风和皆欣舞;
    忽然风变云墨色,真理人道弃若土。
    桂阳由来黑漆团,改造革新在诸贤;
    北曰刘子南二李,曹何励志冰石坚。
    用能抚我愚黔首,战胜恶霸凯歌旋;
    谁料哈雷穿大地,刹那不顾走颠连。
    故人西出黄鹤杳,我独遑遑伴老园;
    忆昔挑灯月夜话,喋喋须须不惮烦。
    忆昔蓉岭月晚眺,心神契会俱忘言;
    而今参商几万里,梦魂绕君诉宿冤。
    1928年春,欧阳健在漕溪村坐馆教书,不料被暗探发现,第二天,县长冯苍亲自带领“挨户团”,由团丁带路,将漕溪村包围。但团丁没有指认,他得以脱险。10月间,他去北平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。
    1929年春,党组织派欧阳健返回湖南,在宜章、临武及粤北一带建立湘南行动委员会。5月,他当选为中共湘粤边工作委员会委员。8月,他在同学彭良的帮助下,在宜章县石乔石附近的太阳仙阉办起一处私塾,以教书作掩护,从事地下活动。1930年9月,他任中共宜章县委书记,1931年1月,又任宜(章)、临(武)、连(县)边工作委员会书记。他与彭良、黄祯刚等在宜章、临武、连县等地组织力量,准备在农历年关夺取临武县“铲共义勇队”的枪支,因叛徒告密未能成功。4月间,又因叛徒出卖,他曾一度被捕,在押解宜章县城时,买通警察逃脱。他潜往广东连县,经党组织介绍,打入西江圩乡公所,当了一名文书。他利用合法身份,在敌垒中交朋友,搞策反,先后把乡自卫队副队长张佩文和土匪头目邓石喜、陈光保争取过来,在当地着手组织游击队。
    1933年3月,欧阳健第三次被叛徒出卖,在西江圩乡公所被捕,筹集的枪支也被搜去。敌人首先把他关在连县监狱,备受酷刑。后和梁登瀛等共产党员一起被解往韶关监狱。狱警采用了各种残忍的手段妄图逼他供出党的组织,然而他坚贞不屈,决不泄露党的机密。敌人恼羞成怒,加紧用刑,不久欧阳健惨死于狱中,时年30岁。


    读欧阳健教授敢死队有感
    [读欧阳健教授敢死队有感]不堪回首的往事人性善恶的判断   ——读欧阳健教授《敢死队》有感   翰墨缘   在和讯博客里,有幸结识博友“故乡老树”,读欧阳健教授敢死队有感。在浏览他博文的过程中,发现有许多关于欧阳健老师所著的纪实小说《敢死队》的若干篇读后感,因此产生了兴趣。虽在博文中不能看全小说的整篇,但通过“故乡老树”在博文中的点点滴滴的摘录,也稍微了解到了大概内容以及里面所涉及到的主人公。“故乡老树”见我对《敢死队》很有兴趣,便特地送我一本,原来“故乡老树”竟是这本书中的“序”的作者。于是,我利用闲暇反复读了这本书,细细品读其中的细关要节,感觉这篇纪实小说,并无刻意雕凿掩饰的痕迹,用的是一种原生态式的文笔,一种近乎原始厚重的生活毛坯的写作方法,为作品的真实性奠定了基础。掀卷品读,掩卷长思,《敢死队》不仅勾起了我对童年的一些片段往事的回忆,而且更感觉到欧阳老师是怀着一种坦荡胸襟,在面对那个时代给自己造就的跌宕起伏的人生,不禁敬佩之至,感慨万千。   一、《敢死队》勾起童年时的回忆   《敢死队》一书中所描述的事件,差不多正好是我刚出生的那个年代发生的事情。慢慢地,我长大懂事了,而那场不可思议的文革浩劫也渐渐地离我远去,以至于我对书中有些片段、有些词句感到陌生,甚或难以理解【读到不理解的地方,我会用笔圈圈点点做上了记号】。虽然“文革”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,记忆中并不深刻,但它所留给我们的种种回忆,有时也会在生活中被提起或显现。《敢死队》再次勾起了我对自己小时候所遇到的两件事情的回忆。   第一件事情:上小学时,我就读的杨巷小学里有个江立夫老师,就是因为象欧阳健老师一样出生不好,而被批斗成反革命。打我记忆的时候起,江立夫老师就是一个疯子,但有许多学生和老师都说他是装疯卖傻。然而在我三年级的时候,江立夫老师却因乱走乱跑而被洪水吞没了。那时,我才坚信他的疯不是假的,是真正被那场革命革疯的。我亲眼看着他那发紫发白的尸体被滚勾勾上,当时我还小,平时我胆子更小,但那次不知是哪里借来了胆子?我居然就冲在最前面去观看打捞情况,原因有二,一是江立夫的妻子是我的最最尊敬班主任—蒋嘉乐老师,她对我特别的喜爱。二是我那幼小的心灵对弱者的同情吧!所以情愿冒着几天几夜不能安睡的境况,也要送别江立夫老师最后一程。   第二件事情:我那堂房婶婶,也是因为出生问题而被定性为反革命,经常被拉去戴高帽、跪煤渣。她和我那根正苗红的博士生叔叔恋爱时,却遭到了我那革命派的街长姑婆坚决反对,但姑婆再怎么阻挠也拆散不了他们之间的坚贞爱情。   由此,我也想起了《敢死队》一书中令我最最佩服的一个人,那就是唐继珍老师。唐继珍老师为了爱情,为了信念,可以把爱情婚姻坚持到底。她一个弱小女子,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,政治的枷锁没能套住她执着的信念,为了真理、为了信念,为了爱情,对欧阳老师不离不弃,并背起了欧阳老师冤案中给她带来的种种负荷,扛起了一家人生命的全部。唐老师可以为欧阳老师迈出“万里长征第一步”,唐老师可以数十次往返于地委、县委机关为欧阳老师平反奔波,足见这个弱小的背后,藏匿着的是多么大的智慧与勇气的力量,而这个力量就是对欧阳老师的肯定和坚贞。   然而,生活中大都数人都是屈尊于这场革命的,就象我的父亲,他的初恋情人也是位地主家的千斤小姐,正由于这道坎,父亲终没有迈过这一步,断然拒绝了他的情人,让那位小姐饮恨吐血后远嫁他乡。这么多的例子,不仅在欧阳老师的书中可以发现,而且在那个腥风血雨的年代里,整个中国大地上恐怕何止千万。“人生求幸于枷中”,欧阳老师没有被恣睢暴戾的牢狱之枷击垮,相反,却是用他那曾经饱尝的牢狱之苦,谱写出了一首首豁达之歌,他把生活的磨难积累成一笔人生财富。为捍卫自己的清白,他充分利用自己的笔,写下浩浩长书,记载下了他所遇到的真、善、恶、美的真实经历。   二、不幸遭遇却能彰显人性善恶   我从《敢死队》一书中读懂了什么叫做伤害,什么叫做良知。两个词组把大兴中学分成了对立的两面,即“心向党”和“敢死队”。两派人针尖麦芒地争斗,大概也顺应了当时的历史潮流。在世事难尽人意的不寻常的“文革”岁月里,在这场政治大劫难中,欧阳老师能用一种生命的姿态秉笔直书,实在是难能可贵,读后感《读欧阳健教授敢死队有感》。他不牵就任何事,不敷衍任何人,他用他那真实的笔墨酣畅淋漓地,挖掘出了他那沉淀在苍桑岁月里的刻骨铭心的记忆,让他感恩戴德一辈子的情感烙印。虽败犹荣这四个字,可以最好地归纳出欧阳老师在这黑白颠倒岁月里的人生。   哪里有争斗哪里就有好坏之分,《敢死队》一书以文革为背景,渲染了那个年月的是是非非,而这本书里的好与坏也是清晰分明的。在那个年月里,人们所处的阶级立场有时并不是由自己来决定的,有的人是屈从于上层之逼迫而改变了立场,有的人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而不得不昧心昧肺,有的人或许是懵懂不知好与坏,反正是哪边人多就倒向哪边。那时,欧阳老师这一类所谓家庭出生成分不好的无辜的人,原本就容易成为两派争斗的导火索,所以欧阳老师成为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政治伎俩的牺牲品,而被锒铛入狱四年,似乎就具有了一定的必然性。没有左琦,可能还会有右琦的出现,没有朱丛真可能还会有朱丛假的出现,而欧阳老师的反革命出身,确是铮铮铁板不可改变的,淮阴农村本就是个穷困贫瘠的地方,难得有这么一个以政治地位显赫为背景的反革命人物,站在左、朱的立场,“我不斗你斗谁?我不斗你谁来斗你?”所以,欧阳老师的冤屈就成了必然。   呜呼,当道德染上虚无主义时,有的人可以昧着良心地把好人置于死地。而当良知真正地扎根时,也有人可以用“死”字来捍卫良知和真理。可见,精神上的极端分离或对立,所得出的结论就可此可彼,大概也是一种辩证规律的必然吧,何况那个年月死于非命的无辜人之多,实可用国难来形容。正如欧阳老师所描写的苏州武斗死了几千人,多是中学生,而真正摇鹅毛扇的人一个也没死。且那来不及火葬的尸体被盖上了一层薄薄的浮土。可见那些难以卒睹的坟场里,埋着多少冤鬼屈魂,小小的灵肉尚不谙世事,便过早地成了时代的箭盾,他们何曾有个“敢死队”来帮他们昭雪申冤呢!?而那些国家的栋梁、国家的精英被逼、被迫死于非命以及入狱等种种磨难的,更是无法统计了。所以,就有了左琦、朱学明、朱丛真;也有了滕金明、葛同明、孙云龙等人的出现。当事人的孰对孰错,在那个年月里真的是无法明辩。欧阳老师现在可以凭借自己的一支利笔,去写下自己曾经栖息过的人生中的风风雨雨,但我想,站在上面我所说的几个人的立场上看,他们的是非对错,也许只有历史来评判了。毛泽东这样的伟人尚且也会犯历史性的错误,何况是书中那几个小人物呢!他们只不过是带着政治嗅觉的雀跃人物。   三、“敢死队”的主心骨——滕金明   在《敢死队》书中,我觉得因善良人性使然而掘起的英雄,就是以大兴中学滕金明老师为首的“敢死队”成员了。他们顶着国家的那种灾难性的变异而不曲人性,他们可以背负着沉重的精神负担甚或肉体的安危,坚决为欧阳老师平反。在他们的灵魂深处所明辩的,是是非曲直,所区分的,是正义和邪恶。他们的眼眸里只有净澈,容不下任何污秽,他们用正义升华着人性   翻卷第二页就出现了一张人物照片,细细地端祥,给人的感觉除了英武之外,就是一脸的正气,那就是书中至关重要的一个人物,敢死队的领袖——滕金明,不由的让人对他肃然起敬。写一部作品首先要有一个良好的开端,但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而欧阳老师做到了。首先,他在叙述那篇文著的发源地“大兴中学”的地貌概况时,就把这样一个正气浩然的人物搬上了主题,从而让读者郑重地关注书中故事的真正内涵。从一个人物的视角进驻话题,并带着我们穿越时空回到那个动荡,喧嚣的年月,然后一个个人物在场景中走过,浓缩了一个个关连小天地、小世界,政治的纠葛,信仰的分争,善恶的根源,仇嫉的背景等等。   滕金明,他是整部作品的承重及内核,既是“敢死队”的主心骨,也是“敢死队”的聚集点。虽然书中欧阳老师描写滕金明的篇幅并不是太长,但书写滕金明的个性及言行之类的文笔比较多,我略有抄摘:“脾气仿佛有点怪”;“是个喜静不喜动的人”;他“性子急,喜欢讲直话”;“不把虚名放在心上”;“一生最反对假话、瞎话、最反对搞阴谋诡计”;“让我昧着良心说瞎话,我宁可不入党,一辈子做老百姓好了”;“更不会阿谀奉承”;“仗义执言”;“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首先举起为自己平反的大旗”;“古今中外的人和事,只有不怕死才能成功”;“是个不爱出头露面的人”;“一身正气,直肠为人”;“最没权力欲,也是最不会弄权的”;“从不趋炎附势、攀高结贵”;“敢死队全体——到东边教室集合!”等等。那就是“敢死队”的代表,也是“敢死队”刚直不阿,艰难不畏,坚持到底的精神体现。滕金明情愿放弃政治前途上的升迁而不入党,也不愿同流合污。而这并不是因为他不爱党,或者对党性产生怀疑,而是因为他不愿意像某些人那样借着党的名义去做坑人的勾当,足见他在黑白颠倒岁月里,能英明地洞悉一切。   四、结语:应如何对待曾经发生的一切   《敢死队》中以斗争的场面铺展开了对残酷社会现实的描述,从一定的深度与广度描摹了淮阴地区在个那特殊时代的纷杂状况,各种矛盾的交织与上演,各种心态的变异和扭曲。个中人物借着革命的幌子以贬损他人而保全自己、以不择手段而伤害他人以达到自己的私欲,从而给人们的心灵和肉体上留下的创伤绝非仅此一斑。   我有时会产生奇想:假如欧阳老师没有写下这本书,那几个人也许会良知发现而一生背负着对欧阳老师的歉疚愧意;但今天欧阳老师把书写出来了,在左、朱这几个人知情后,大有可能会全然再次抛却良知而忌恨欧阳老师,要是他们还活着的话,有可能会和欧阳老师理论一番,甚至对簿公堂也未可知。我想,欧阳老师所书写的一切,其实是对那些丧失天良的灵魂的拷问,对正义和良知的弘扬与尊重。《敢死队》是一部非常真实、厚重、耐读的一本书,更是一部可以与反映那个时代现实且等量齐观的书。当然,不管是历史的错误还是个人所犯下的罪恶性贻患,我想,现在最好能用两个字来予以释怀,即宽恕。青丝都成了白发,虽然已经把那一串串珠子断断续续的串起,已经把那些记忆定格成永久性的画面,但在欧阳老师的心里,抹不去的可能还是那湮灭在岁月里的尘埃和伤痛。  〔读欧阳健教授敢死队有感〕随文赠言:【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,农夫不会剥下一粒玉米,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长成种粒;单身汉不会娶妻,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;商人也不会去工作,如果他不曾希望因此而有收益。】
    少年派:欧阳健贼心不死,王胜男态度明朗,林大为却迷上裴音,结局怎样?
    结果就是他们都是各自有了各自的幸福,生活还是得继续下去,都往好的方向去发展。
    欧阳健的人物简介

    欧阳健,1941年8月生,江西玉山人。1956年5月参加工作。1979年发表第一篇学术论文,首次提出《水浒》为“市井细民写心”的观点。1980年经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开招收研究人员的正式考试,被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录取为助理研究员。后任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、《明清小说研究》杂志主编。1995年9月调福建师大中文系工作,现为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。
    从事古代小说研究20馀年,出版《水浒新议》、《明清小说采正》、《明清小说新考》、《古代小说与历史》、《古代小说版本漫话》、《古代小说作家漫话》、《古代小说禁书漫话》、《两汉系列小说》、《晚清小说简史》、《曾朴与孽海花》、《红楼新辨》、《红学辨伪论》、《古小说研究论》、《晚清小说史》、《中国神怪小说通史 》、《〈青琐高议〉》、《曹雪芹》、《还原脂砚斋:二十世纪红学最大公案的全面清点》、《〈中国小说史略〉批判》等专著21部,与曲沐、吴国柱合著《红学百年风云录》《红学三地书》,古籍整理16部,发表论文近200篇。

    首页

    电视剧

    返回顶部

    电影

    动漫

    体育